• 本站首頁 | 單位概覽 | 單位業務 | 單位榮譽 | 員工風采 | 單位論壇| 業務指導
    現在位置:首頁>>IT生活
    對話比爾·蓋茨:不想死在微軟這份工作上(續)
    發布人:admin 發布時間:2008/6/25 9:29:50
     后蓋茨時代

        微軟公司內部把蓋茨這次“轉身”稱為“變遷”。 盡管蓋茨已安排好諸項事宜,但考慮到員工的心理變化,眾多業界人士預計,這場“變遷”會給微軟留下一條無形鴻溝。英國廣播公司報道說,微軟員工們樂于承認“蓋茨即微軟”。

        微軟公司的另一位創始人保羅·艾倫在回憶1983年離開微軟這段經歷時說:“如果人們并不是每天依照你的決定行事,你并不能時時意識到轉變角色將帶有什么樣的戲劇性?!?

        對于蓋茨來說,離開自己深愛的崗位并投身一些充滿不確定性的領域,也一定會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和困難。蓋茨很清楚,慈善家這個身份與一直以來扮演的“軟件之王”角色絕對有天壤之別。他說:“我們不可能舉辦一個針對瘧疾的國際展,你不能讓5萬人聚集到一座城市,說‘噢,比爾有關瘧疾的講話就要開始了’?!鄙w茨意識到,與數字世界領導者這個身份相比,參與基金會的工作意義更大。他說:“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與舊世界相比更為傳統。我們要進行計劃生育,資助與農作物有關的研究。一些人認為,你不應該借科學之力幫助窮人。但與涉及饑餓和死亡的問題相比,使用什么樣的操作系統簡直不值一提?!?

        比爾·蓋茨是永遠不可替代的。這是鮑爾默在兩年前對公司領導班子所說的話。鮑爾默說,相反,他們應該將蓋茨帶給微軟的東西復制下來。

        沒有蓋茨的微軟能夠在前進的道路上走多久呢?微軟許多員工認為,鮑爾默比蓋茨更有闖勁,這可能也是蓋茨早在1980年就想讓鮑爾默加入微軟公司的原因之一。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微軟今后肯定會繼續生存下去,但是生存的方式可能會有些不同。用蓋茨最喜歡說的詞來說,微軟很可能會繼續保留其硬核(hard-core)本色,就像蓋茨時代的微軟一樣。

        不過,如果微軟遭遇危機,蓋茨能否抵擋住重返公司的誘惑還不得而知。過去十年間,有好幾位知名創始人在他們的公司遭遇困境時都義無反顧地回來主持大局,其中包括重塑蘋果公司的史蒂夫·喬布斯、戴爾公司的邁克爾·戴爾和星巴克的霍華德·舒爾茨。咨詢公司Oliver Wyman Group的高級合伙人大衛·納德勒說,“他們都有一種救世主情結,認為‘我是唯一一個能讓公司重現輝煌的人’?!?

        蓋茨表示,他樂意在某些長期項目上幫忙。蓋茨對鮑爾默作出的其中一項承諾就是,除了繼續參加公司董事會會議之外,蓋茨還承諾每周會花兩個半小時在繼續與搜索和廣告團隊合作的業務上。但他明確表示不會重返微軟。他說,“那一頁已經翻過去了?!?

        一個在不朽的IT事業中尋求到歷史庇護的人,他就是比爾·蓋茨。

        對話比爾

        “我是在做母親告訴 我該去做的事情”

        比爾·蓋茨終于宣布隱退,打算把全部精力投入自己的慈善事業。22日,他接受了《新聞周刊》的專訪,談及自己在微軟的起起伏伏、未來的計劃,以及基金會的運營。

        不想死在微軟這份工作上

        問:你是在微軟面臨極大挑戰的情況下離開的么?

        答:自建立起,我們就對投身于這個迅速變化的行業感到興奮。也是因為挑戰,我們比任何時候都要強大,無論是我們的產品質量,史蒂夫·鮑爾默和雷·奧茲這樣的偉大人物,抑或是微軟的研究能力。我們跟大學以及研究員之間享有獨特的關系。

        問:難道你就不想多停留一下,來投入跟谷歌的硬仗嗎?

        答:如果你認為,“天哪,我不能離開這里,因為還有個頑強的對手”,那你可能會死在這份工作上。我有一段難能可貴的經歷,參與了它的創建,我喜歡這些事情。是的,我放棄了一些事情,這是一份有趣的工作,事情正在發展,沒有了我,也不會讓軟件發展因此變得無趣。

        問:如果沒有發生這次變化,你是否還像從前一樣,參與微軟對雅虎的收購談判?

        答:是的,當然了。史蒂夫·鮑爾默是CEO,但他跟我聯系緊密。這樣重大的事,我總是會參與其中的,但不像從前那樣提到每日議程。

        問:多年來,微軟一直被視作是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微軟的形象是否被正確理解了?

        答:這取決于你指的是哪方面。拿文檔處理來說,我們是一個厲害的對手,我們有非常好的產品,它獲得了無數好評,并且也取得了一定的市場份額。在今天,很多其他的文字處理軟件都只是漫長歷史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所以,它厲害嗎?這跟刻薄或者討教還價沒關系,我們有更好的團隊,他們一起合作,寫出了文字處理軟件。

    如果可以,想“刪除”反壟斷

        問:你是否有過陷入低谷的時候?

        答:沒有吧。

        問:即便是反壟斷時都沒有嗎?

        答:沒有,同時發生了太多事情。反壟斷并不是一件特別耗費人精力的事。當然了,我們也經歷過所有成功的科技公司所享受過的蜜月期,當時他們認為我們了解一切。銀行界希望你講述銀行業未來的發展,航空公司希望你能說說關于他們的事。我們終于擁有了神奇的事物,但現在也已時過境遷。當時就是這么瘋狂。在1990年代后期,人們認為開啟電腦可以做任何事情,他們并未意識到語音識別、圖像識別技術需要進行長期研究。他們開始覺得灰心喪氣,給這些人投了這么多錢,竟沒能搞出一個可供長期使用的多功能產品。就是這些想法搞砸了我們的工作。我們要跟這些人競爭人才,你也不時會聽到一些或真或假的故事,有人成了百萬富翁,他的同學也在微軟進行更偉大的研究。當然,我們的員工會掙很多錢,但是也是付出長期努力的。

        問:是的,但是反壟斷這件事似乎影響了你。

        答:我不喜歡這些事情,如果可以改變,我就會拿出畫筆,把它勾到畫面之外。我們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如果你看看我們的銷售和盈利,看看我們對盲人的影響,對兒童的改變,對全世界電子經濟的影響,是多么令人震驚啊。

        問:你很喜歡這些年來做的事情?

        答:我沒有一年不喜歡自己的工作。我們取得了巨大成就,每個人都為之瘋狂。盡管發生了訴訟,我們也學到很多東西。

        基金會運作充滿樂趣

        問:在蓋茨基金會時,你都會做些什么?

        答:我有多出四倍的時間,做一些戰略研究,這包括教育、不同疾病、農業、微觀經濟等方面。我更多會談及基金會,也會去非洲和印度旅行。作為資金項目的內容,還會跟一些制藥公司會面。我也會見一些慈善家,學習更多的科學知識,更多有關健康的知識。教育也是一個方面,這方面我還沒能做到很好,一些偉大的思想家認為教師可以向彼此學習,用不同方式利用教學工具,課程安排也可以做出改進。這一點上,梅琳達比我要好多了。

        問:你有了新身份,以后你的公眾生活會有何不同?

        答:我們不可能就治療瘧疾問題進行一個消費者電子展示會。你不可能召集5萬人到一個城市,然后說,“今天的主題就是比爾要對瘧疾議題發表演講了?!蔽覀冏隽撕芏嗍虑?,新的培育、新的疫苗等,但你不可能為此大張旗鼓。

        問:從積極方向來看,那些憎恨微軟的人大概會減少對你的攻擊。

        答:比起舊世界,新世界更加充滿爭議。我們會做一些家庭計劃,會資助那些讓窮人免于受餓的農業項目。一些人認為,基因被改變的抗旱種子會引起環境問題,不能用這樣的科學幫助窮人。同饑餓與死亡相比,關于到底該使用哪個操作系統的爭論實在不值一提。

        問:你此舉的動機是出于生來的責任,還是由于樂趣?

        答:就基金會來講,為窮人進行健康研究有非常深遠的影響,這也是我父母教授給我的價值觀。但具體日程也是充滿樂趣的,可以去印度走走看看?!八麄冞M行城市規劃了嗎?人們有水嗎?健康保險是否起作用?疫苗應該被冷藏嗎?有足夠的冰箱嗎?冰箱貴嗎?誰來付錢?誰來衡量?何時發揮效用?何時失效?”我很高興自己有機會見到這些科學家,他們把畢生奉獻給這項事業。所以,我絕對不會認為,“我是為實行母親的教導而做出犧牲?!蔽沂窃谧瞿赣H告訴我該去做的事情,去做它,也是因為它充滿樂趣!

    〖關閉窗口〗

    freesex性中国熟妇